【調酒】03  關於Negroni

台北 2019

 Negroni是一隻卑鄙的蝶。

 都養過蠶寶寶吧?胸上的假眼黑斑,頭上的六個單眼,腹足黏在手指上冰涼微癢的感覺,每秒三次啃食著擦乾的桑葉是為了排出深綠色的可麗露。

 幾經蛻皮後成為肥大如指的巨物,結繭化蛹,將自己溶為液體,過去的失敗憂愁悲傷通通注入蛹殼裡,蛹內的液體重新得到純粹的本質,還擁有新的時間。

 液體稍微用力地攪動著,微微出汗,因為一切值得你歸零重新計算。可惜蠶寶寶還是蠶寶寶,就算吐出Negroni色的汁液,破繭而出的是隻蠟白色的蛾,失去飛行能力的蛾,奮力振翅下的龐大身軀無法想像飛行的快感。

 這是杯暗夜生無可戀的Negroni,只剩下絕望的苦味。

我曾喝過一杯這樣的Negroni,哪裡喝的就不說了,等你生無可戀時再告訴你。

 好的Negroni是隻能在陽光下閃耀飛翔的蝶。同樣的比例,你永遠不會知道你會得到哪種蝶。Gin是幼蟲,Campari是食草,Sweet Vermouth是生存環境,攪伴是化蛹狀態。

 你可能喝到酒味衝出來的刺口蛺蝶,小家碧玉的溫順粉蝶,口味混淆無法捉摸的小灰蝶,大器穩重的斑蝶。

 最棒的還是鳳蝶了,肥美的幼蟲,受刺激時觸角釋出的味道是那麼俐落飽滿,Campari養出的港口馬兜鈴,甜中帶苦,Vermouth提供了樹林深處的安穩角落,沈靜溫暖。

 在蛹中,緩緩地,緩緩地拌著,不能讓左前肢長一點,也不能讓右後翅大一些,一切都要均衡。

 當條件具備了,你會看見最棒的珠光鳳蝶,那麼張揚,那麼立體,那麼引人注目。當珠光鳳蝶在斜陽灑落的林間飛行時,光線穿過葉隙打在翅膀上,每一次振翅都閃出一次亮光,奪目的色澤,你已經分不清是蝶還是什麼了。這才是Negroni。

 文:台北 2019


已發佈

分類:

, , ,

標籤:

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